>谈古论今>36年江青在寺庙求得啥签?心中大惑不解(1)

36年江青在寺庙求得啥签?心中大惑不解(1)

2017-04-19 11:41  互联网  火炮钱柜娱乐  字体大小:[ 中 ]

【导读】:那是1955年,我到杭州去度假,西湖边上还有月下老人祠(又名白云庵),还有冷落的香火。我特地去看了,并没有求签,而是花了两块钱给“庙祝”,要他把所...

  近来重检积年的剪报簿,注目于一篇秦绿枝(此即老报人吴承惠先生的笔名)的随笔《骨董》(《新民晚报》2004.5.16),此文从邓之诚《骨董琐记》说起,兼及文史笔记的阅读感悟;并提及一段亲历,凸显邓氏学养淹博,兴趣广泛:


  那是1955年,我到杭州去度假,西湖边上还有月下老人祠(又名白云庵),还有冷落的香火。我特地去看了,并没有求签,而是花了两块钱给“庙祝”,要他把所有的签条凑齐一套给我。我喜滋滋地带回上海,不想被姚苏凤先生泼了一桶冷水,说这套签条不是原始的。原始的他有,是在冷僻的旧书摊上买到的。他当然不肯转让给我,我则未免怏怏。过了两年,不想在读《骨董琐记》时我发现了全套的内容,说不定比姚先生收藏的更为“准确”。


  而接下来的一句话,则不免令人睁大眼睛:


  又是姚先生说的,某三十年代的女明星在月下老人祠求到的居然是第四十七签:“五百英雄都在此,不知谁是状元郎”。



  封面杂志上的蓝苹假如对近代电影史稍有了解,大概很快便能联想起当年那场著名的六和塔集体婚礼,进而推断出吴老口中略带隐晦的“某三十年代的女明星”,或即蓝苹,也就是多年后,特别是在“文革”中权势熏天、祸害无数的“旗手”。那么“状元郎”是谁呢?前夫唐纳想必谈不上,遇事穿凿者会不会将目标瞄向毛主席?倘使果真如此,那签语莫不是灵验得很?!不过随着读书愈多,怀疑心愈炽,凡事总不免多留一个心眼。当日蓝苹难道真的抽到过那枚签?


  验证的过程,实际上并不一蹴而就。



  • 第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  • 5
  • 6
  • 下一页
  • 尾页
  • 共6页

二维码扫描 关注火炮微信

二维码扫描 扫码下载APP